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

姜之鱼

首页 >> 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 >> 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黑色烟火 田园空间:盛世暖婚有点甜 少奶奶每天都在洗白 听说我很穷[娱乐圈] 团宠小可爱成了满级大佬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 不准影响我学习! 穿到大佬黑化前
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 姜之鱼 - 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全文阅读 - 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txt下载 - 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[]

055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邱可可捣了捣宁檬,小声说:“我就猜到不是什么好东西才没问的,结果你下一句就问了出来。”

宁檬闭紧嘴巴不说话。

以后再也不问时戚这个那个了,肯定是故意的,刚刚可可说话没搭理,自己问就故意回答。

一定是想吓唬她。

宁檬坐直,瞥了邱可可一眼,镇定地说:“哈哈我不怕。可可你要是害怕就抱紧我。”

邱可可狐疑地看她一眼,“真的吗?”

宁檬咧开一个微笑: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反正是时戚去碰那人皮画布,又不是她去碰,她才不怕。

感觉自己突然的装逼获得了一个小迷妹一样的,邱可可已经完全贴近了她。

低头的时戚闻言,也没出声打破她。

画被割破之后,森林前方的卢书仿佛停了下来。

一切似乎被按了暂停键,原本变化的表情也停了下来,一切都定格在现在。

时戚放下断匕,“时间只有这么点。”

画布上的血液像是源源不断地一样,就算停了下来也没有停止低落,很快茶几就被浸泡,一片猩红。

邱可可拿了布出来收拾,没等一会儿就有流了一大滩,根本就不管用。

她苦着脸:“这怎么办啊?一直流血。”

又可怕又脏,她都不想碰。

时戚皱眉,“等会我让人送东西来,止住就好。”

很快,没过多久就有人按响门铃,邱可可一看外面那人穿着黑漆漆的西装,整个人高马大的,就有点犹疑。

宁檬凑过去看了眼,“是时家的黑衣人。”

说是黑衣人,其实只是因为他们穿的衣服是黑色而已,还是挺正常的西服,打扮都十分现代。

他拎着一个袋子走了进来。

时戚接过袋子,将里面的白色糯米撒在流血画的边缘被割开的地方,白色的糯米被血迹浸泡。

很快,血停止了流动。

邱可可眼睛都瞪大了,看宁檬一点也不吃惊的样子,“你看到这么不科学的画面,不觉得吃惊吗?”

宁檬摇摇头,“不吃惊啊。”

她连鬼都看过了,还看这个吃惊啊,要是被邱可可知道她本身就是个附身的,还第二次附身,估计眼珠子都要瞪掉下来吧。

那时候想想还有点好笑呢。

邱可可小声问:“我们怎么去救卢书?”

时戚已经放下了画的站起来,淡淡说:“有人想借生魂炼尸,我们必须尽快去。”

生魂炼尸?

这个名词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接触到。

宁檬听说过炼尸,好像是湘西那边比较多,例如赶尸什么的,好像赶的就是炼过的尸体。

至于这里北方,也不知道怎么炼尸。

她问系统:“生魂是什么?很有用吗?”

系统仿佛开了闸一样:“这用处可大啦。生魂说明人还没死,这时候是阴气最重的时候,黑白无常就是根据生魂的阴气锁定位置的。炼尸用这样的生魂,材料是最好的。”

宁檬听得直皱眉,又问炼尸是什么情况。

系统这次说的多了点:“炼尸一般是有人用死去的尸体炼成僵尸,这样可以为自己所用。选择的尸体、停放的时间和地方,还有最重要的养尸地,都必须是阴气旺盛之处,注入浓厚的阴气,最后才是炼尸,步骤很多,尸气阴气很重的。”

它说的已经差不多了。

系统又说:“比如说一开始选尸,自然是命格属阴的,女性最好,而且如果是在阴时死去的,那就更好不过了。停尸的地方这个一般没什么要求,但是属阴自然是好一点。等养尸的时候,养尸地在四阴之地,风水上这样的地方基本是死势的,阴气重,煞气也重……炼尸就需要好几样工序,坚持成功之后,需要滴自己的血了来控制这具成僵的尸体,所谓僵尸。”

宁檬摸了摸胳膊的鸡皮疙瘩,“你说的好可怕,这个人一定很恶毒,整天想这样的东西。”

炼尸的人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人。

这个人还抓学生去,那就更不是什么好人了,不知道想杀人还是要复活,还是要做什么。

她抿着嘴巴问:“我们要去画中的森林吗?”

时戚点头:“要去,才能找到人。”

一旁的邱可可心里直跳,问:“那就我们吗?需不需要找人?或者直接报警?”

宁檬扭过头对她说:“找警察肯定是没用的……他们哪会相信这情况,一点也不科学的一幅画,指不定还会把我们当神经病捉起来。”

想了想,邱可可觉得也是。

她要不是亲眼看到,怎么也不会信的,更别提那些没有看到的警察了,是个人都不会信。

不过要出去,肯定要做好准备。

好在卢书经常出去玩,她给她父母打了电话,说卢书在自己这睡了,就不回去了。

两个人关系好,卢书父母也是见过她的,没怎么怀疑,而且天色这么晚,回来也不安全。

邱可可心里还有点紧张,生平第一次撒这么严重的谎,别说是人都已经消失了。

好在现在画已经暂停了。

宁檬和邱可可给自己家长打电话,互相撒谎说在对方的家里睡觉,大人们竟然也没怀疑。

至于时戚,他不回家都没事。

邱可可用手机给画上的拍了下来,放到了网上查图。

这一查,出来好多类似的油画,一张张看下去简直没什么区别,眼睛都要被五颜六色看花了。

宁檬跟她一起看,“唉唉唉停下,这张图!”

最角落的一张图是人为拍摄的风景图,和画里的内容很相像,但还有点区别。

两个人又一脸挫败。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客厅的钟表已经指向了凌晨。

她们两个还在网上搜图,搜相关的地方,时家的黑衣人已经来了一波又一波。

时戚手在宁檬眼前晃了晃,“可以走了。”

宁檬揉揉眼,“什么什么,找到地方了?”

邱可可也跟着打了个呵欠,整个人睡意朦胧,这么盯着手机看,真的很容易瞌睡就来。

时戚“嗯”了一声。

宁檬这才注意到桌上除了画还堆积着其他的一些东西,乱七八糟的,每一样都不同。

不过在地上,她发现了一瓶血。

她又问:“这是什么血?”

时戚先看了她一眼,然后说:“人血。”

宁檬在心里叫了一下,眼睛迅速撇开,心想以后再也不问时戚了,自己才发的誓就忘了。

旁边的邱可可脸色怪异。

她拉过宁檬,小声说:“别听他吓唬,明明是黑狗血,我刚刚亲耳听到他让人弄的。”

听到这话,宁檬气呼呼地瞪了眼时戚。

时戚捕捉到她的眼神,也没否认,也没认错,反而微微一笑,“我没说是真的。”

宁檬扭过头不看他。

黑狗血对付僵尸的确挺管用的,只不过那是一般的僵,如果是厉害的,就只能起到一点点作用。

所以还有其他的不少东西被带上了车。

人为地对付这些阴邪之物,自然需要工具,时戚再厉害,现在也没达到那个地步。

宁檬记得书里的时戚是在二十二岁的时候得到了时家,那时候才开始号令万鬼的,也就是说他现在才开头。

这样看来,还挺遥远的。

时戚没跟她们说地方在哪,只让人直接上车。

两个女生到了车上,没过一会儿就抵在一起睡着了,好在司机开车稳,路上也没醒。

等到了地方,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。

他们中途在路上歇息了会儿,吃了顿饭,又发现画重新动了起来,不过画里的卢书已经不见了。

画布像是会自我修复一样,被割开的边缘已经完全看不出来当时的痕迹,就连血迹也没了。

诡异至极。

最后临近傍晚,到了一个小镇。

司机停在入口处,摇下车窗问人。

原本到这边已经天色近傍晚,很多人都直接在家门口聚着聊天,正好是问路的好时候。

有人一听去一个森林,脸色都不太好看,直摆手,压根不回答司机的问题。

随后一群人都直接各回各家了。

宁檬说:“咱们要不自己去找?”

邱可可说:“这地方肯定有问题,他们的样子感觉那里很可怕一样,里面不知道有什么东西。”

宁檬正要说话,下面一个中年男人就已经面带害怕地开了口,操着一口方言的普通话。

他放低了声音:“你们要去那地方搞莫子?那地方不安全,树都快死光了,还能听见小伢子哭声,大晚上的。”

镇里有人晚上来这边说是野营,结果大晚上的联系不上,他们去找人时,听见了小孩子哭,特别吓人。

司机随意应付了一下,从他嘴里套出了去森林的路线,临走时那中年男人还在劝说。

时戚说:“走吧。”

司机转了个方向,说:“大少还在来的路上。”

时善谨得知这件事就要过来,僵尸这样严重的情况,时戚才刚可以出师,就算体质特殊,也未必能够应付。

不过他因为远行,回来还要一点时间。

时戚看了眼外面,“我知道,先去那里。”

司机不再说话,朝着刚才那个中年男人说的地方而去,很快就进入了人烟稀少之处。

不过半小时,那森林就出现在眼前。

邱可可打开自己手机拍摄的画,摇下车窗对了一下,惊喜地说:“是这里没错,一模一样。”

宁檬凑过来看,真的没差别。

就像是把一个地方转成了油画而已,一点小细节都被画到了里面,真拿出去比现在市面上的画家厉害多了。

时戚终于抬头:“嗯。”

车停在外围。

这次来了不少黑衣人,被喊下去找人。宁檬和邱可可本来也要下去,被直接拦住了。

时家的人多,很快就在森林的一角发现了卢书。

卢书整个人已经都昏迷了,身上又是露水又是泥的,还有更可怕的血迹,脖子处是青紫的痕迹。

邱可可和宁檬赶紧上去,幸好她还有气。

待在车里几分钟后,卢书慢慢转醒。

醒来后眼睛都没睁开就是一阵叫,被邱可可捂住了才停下来,“是我!可可,卢书你没事了吧?”

卢书睁开眼,惊惧地看了眼周围,还是放不下心来,不过看到熟人好了很多。

她声音有点虚弱:“可可……”

等她说话利索了一点后,卢书就将自己遇到的情况描述了一下,眼里全是惊恐。

“我和露露下车后,偶尔两个人说两句话,大部分时间都在玩手机,不知不觉就落在她后面了。后来是脑子里昏昏沉沉的感觉让我觉得不对劲,怕是被人用了迷药,没想到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有一股吸力将她带晕眩,一抬头就发现自己不在街道上了,而是陌生的野外。

后面的森林像吃人的野兽一样,张着嘴巴。

不仅如此,自己的身后更是突然出现一个人,将她的脖颈勒住,往后面的森林里带。

她当时又惊慌又恐惧。

最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那个人不见了,她一直往外面走,没想到走错了方向,倒在地上。

直到被时家的人发现。

听完,邱可可愤怒道:“肯定就是那个幕后黑手,想把卢书抓走,然后炼什么尸体去!”

不然平白无故抓人做什么。

卢书喝了点水,又吃了点饼干,在后座上昏昏睡去。

有个高大的人敲了敲车窗,声音放得十分低:“戚少爷,里面看不清,很危险。”

时戚点点头,没说话。

过了会儿,他下了车。

宁檬知道他要去森林里面,肯定是要找那个炼尸的在什么鬼地方,十分危险。

但她去了也没用。

系统刚刚还提醒道:“你这身体现在进去不行,那里是四阴之地,你去了阴气入体,身体会直接崩溃的。”

宁檬本来就觉得自己最好不去,被系统这么一提醒,自然赶紧开口说:“我就不去了。去了也帮不上忙。”

她顺手从包里把时戚才放进去的断匕拿了出来,递给他,“这个你用吧。”

时戚没要,叮嘱道:“自己注意安全。”

随后,和两个人消失在森林入口。

邱可可在一旁偷听,等时戚带着两个人走了,凑过来问:“你们两个……”

宁檬扭头:“咋了?”

邱可可摆着脑袋:“你为什么和我一说话,就一股东北大碴子味,一点都不可爱。”

和时戚说话多可爱啊,咋咋呼呼的,配上白嫩嫩的一张脸,让她爱不释手,想藏在家里。

怪不得时戚老是逗她,肯定是早就发现了。

宁檬收起断匕,对她说:“可爱又不能当饭吃。”

邱可可竟无言以对。

她回头看了一眼,卢书又昏睡过去了,一点反应也没有,看上去没有多大问题,就是冻了一夜,又受了惊吓。

也幸好没出事,不然她都不知道怎么对卢书的父母交代,虽然原因是画,但也是从自己家出去后才出事的。

也幸好露露把画直接扔了,没染血。

邱可可没再说话,这边信号还好,她拿手机上网查了一下炼尸的情况,被血腥的描述吓到了。

尤其是里面还有说要把血洒在尸体上,然后埋进土里,等时间到了又拿出来念咒,再天天杀公鸡洒血,整个过程又恐怖又残忍,最后竟然还要用到自己的血。

她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,往尸体上洒血肯定是不正常的,电视剧里那么多都是因为这个变成鬼了。

而且这地方这么阴森,那些村民都不敢过来,一提到就是摆手,肯定也不好。

在她眼里,僵尸和鬼也差不了多少,都能害人。

邱可可和宁檬就待在车上,周围是黑衣人。

现在还是傍晚,天没黑,他们在外面,倒是让恐惧消散了点,只不过还是有点可怕,尤其是只有虫鸣声。

时戚留了一点符纸给她,断匕也没拿走。

这把断匕其实完整的还有点大,断了一半就很小了,放在口袋里都绰绰有余。

邱可可说:“你说,这地方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?”

宁檬正在瞅外面,听到这话转过来头说:“我倒想知道放画的那个女生是谁,她那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外校的。”

也不知道怎么盯上邱可可的,她也不是纯阴的身体,也就碰上一个阴时出生而已。

相比较宁宁的身体,反而没那么特殊了。

邱可可被她一提醒,也皱着眉头,“不知道哪个坏心思的,我都没得罪,居然这么害人,一点也不讲同校情谊,回去后我一定要找到这个人。”

太可怕了,学校里居然隐藏着这样的人。

如果今天遇到的不是他们,没有时戚在,岂不是被抓走的人直接就会死掉,被拿去炼尸。

到时候又是一个破碎的家庭。

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,邱可可实在不理解,只希望能赶紧安然无恙地回去。

车窗全部都关上了。

车外的人倒下,里面的宁檬也没听见声音。

有人敲了敲车窗,她摇下车窗,“怎么了?回来了吗?”

系统叫道:“别开!”

可惜迟了,下一秒车门直接被从外面打开,她们刚刚也没有锁上,宁檬的力气没那么大,直接被带倒在地。

她叫道:“可可!”

邱可可还没叫出声,整个人就被打晕。

宁檬自己也很快眼前一黑,失去了意识。

宁檬最后被冻醒的。

整个人身体发冷。

她的牙齿都开始打颤,发出清脆的声音,在寂静的地方还有点明显,抓住她的人也没注意。

有个人把她背在身上,往森林深处走。

宁檬整个人都不敢发出声音,生怕他注意到自己已经醒了,垂下来的手不动声色地摸了摸裤子口袋。

幸好之前放的断匕还在那里。

这个人一点也没注意到,恐怕是觉得一个小姑娘没什么用,没放多大心神在。

这边森林就跟夜晚一样,看不到什么。

系统只能在一旁给她开小灶:“他应该要带你去一个地方,我感觉到了阴气,你得快点离开,不然身体承受不了,会直接崩溃的,到时候我们离开就迟了。”

宁檬咬着牙,自然知道后果。

她努力地让自己感觉身后人的位置,“你给我描述一下,我靠能不能直接用断匕插到他身体里去。”

有了系统的帮助,宁檬把握比较大。

等走到一块树木比较少的地方时,外面的光终于让这里亮了点,她在系统的指引下猛地抽出断匕,往那人背后一戳。

断匕很尖,插进了身体里。

宁檬松了口气,幸好没有出现错误。

这把断匕本来就不普通,何况是一个常年浸淫在阴气与尸气中的人,当即就是一阵闷哼。

她感觉到他的力气,用力地又刺了进去。

没想到这次男人用力地反抗了一下,竟然直接将她的手往后一扭,断匕掉在地上。

宁檬被直接摔在地上,背后撞击生疼,闷哼一声。

“小婊……子……嘶。”他暗骂一声。

声音嘶哑又难听,像是很多年没有讲话似的,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,而且从地上还可以看到他穿着斗篷。

如同一个黑乌鸦。

宁檬鼻子一吸,闻到了血腥味。

看来自己还是扎进去了,有点用处,没白费。

他恐怕以为这是很普通的刀吧。

那个男人似乎拿出什么东西止住了血,把她再次打晕,这次甚至把手也给绑上了。

等宁檬被系统叫醒的时候,她已经在一个房间内。

整个房间内满是血腥味,甚至有血迹在地上,已经凝固,黑色的,十分恶心。

那个人不知道跑哪里去了。

“好冷……”宁檬皱着眉,被绑在那里不能动,冷气直往身体里窜,“系统,我在哪?”

系统也叹着气:“四阴之地。”

这样的地方没有活气,一切都呈衰败之相,阴气泛滥,见不到阳光,见不到人气。

系统说:“阴气又入体了,咱们在这等死吧。”

宁檬牙齿冷的又开始打颤,被她咬住,不敢发出声音,免得吸引了那人的注意。

没想到,下一刻那个人就推门进来。

半眯着眼的宁檬偷看,那个人长得皮包骨,整个人眼窝深陷,皮肤怪异,身后是一片黑暗。

看着就很久没见阳光。

他拿着刀,从她手腕处一割,宁檬差点叫出声,愣是咬着牙没发出声音,背后全是冷汗。

她怕疼,没有一次疼到这样的地步。

也许那人只注意着用碗接血,眼里全是激动,舔了舔干裂的唇,一如既往地疯狂。

他离开后,手腕还在滴血。

宁檬喘着气,本来就很冷,血液的流失让情况更加严重,背靠墙壁,冷汗涔涔。

她小声地问:“我是不是快死了?”

系统输:“是的,身体要崩溃了,你要现在离开吗?”

黑暗的屋子里安静了会儿,宁檬说:“能不能等会儿?”

她还没做好准备,都没想着今天死,还没有跟梁凤梅说实话,也没看到……

难道她要一个人死在这里?

总觉得有点不甘心。

一人一系统在这里等着,期间那个人又进来一次取了血,这次让她的脸色直接变得惨白。

宁檬意识已经有点溃散,系统又催了一遍。

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但就想等一会儿,再等一会儿。

也许会发生不一样的情况。

那个人没再进来,屋子里只剩下她自己,冻得瑟瑟发抖,地面上垂下来的手泡在血里,味道浓重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门被撞开。

有个人影走进来,她已经有点看不清了。

宁檬低着头,长发散乱地披在肩膀上,刘海被冷汗浸湿,贴在额头上。

有人给她被松开绑着的绳子,宁檬下一刻就腿软,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往地上栽。

她迷迷糊糊地睁眼,“时戚……”

他来了真好,可惜已经迟了。

摔倒的身体被时戚一把揽住,窝在他怀里。

骨子里的冷让她止不住的抖,碰上温热的身体,热度让她舒服了点,可还是冷。

时戚掰正她的脸,“哪里不舒服?”

手下动作不停,手腕的伤口很快就被包扎好,血迹又渗出来,不过总算是停止了。

时戚忽然松口气。

他感觉整个人都紧绷着。

宁檬眼睛都快睁不开了,趴在他怀里,浑身发抖,小声地说:“我好冷……冷。”

感觉自己的身体完全漏风,所有的冷气都灌了进来,没有一点点保暖的作用。

时戚眉宇紧皱,捏住她的手,冰凉的感觉让他也忍不住吃了一惊,伸手握住。

宁檬挣扎着摇头:“……没用。”

是真的不管用了。

这么一点点的热度完全不管用,她的整个身体已经被阴气侵入,还带动了之前的那一次。

只会更加严重。

系统提醒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宁宁的身体要崩溃了,再不离开你的魂魄就会消散,到时候一切都晚了。”

它刚才就已经提醒过一次了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。

她本来都打算好了,把断匕放到时光邮局里,还要写好遗书给梁凤梅,安排好一切。

今晚全都乱了。

宁檬耳边又是风声又是时戚的声音。

她努力地眨眨眼,凑近了时戚的耳朵,喘着气说:“……时戚你一定要……断匕在森林……”

话断断续续的,费了好大的力气。

时戚感觉她的身体逐渐变得冰冷,心里又涌上不安,听到这声音,追问:“我要什么?”

没有声音回答他。

喜欢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请大家收藏:(m.xiaoshuo9.com)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第九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我,瞎子剑圣,签到一千年 异界大领主 网游之近战法师 这个诅咒太棒了 撩妹兵王在都市 快穿之拯救黑化boss男主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[娱乐圈] 告白 造作时光 他的小可爱 重生最强女帝 夫人,你马甲又掉了! 天神诀 小阁老的田园娇妻 吞噬天下 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 难缠 信息素变异 怀抱你想念你 掐指一算你必遭大难[穿书]
经典收藏 娇妻狠大牌:别闹,执行长! 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 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妖艳贱货 炮灰替身重生了 撒野 自带锦鲤穿六零 稳住,你可以[穿书] 重生之国民男神 炮灰才是真绝色[快穿] 等光降临时 破云2吞海 这个炮灰我罩了![快穿] 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 影帝 三梳 伪装学渣 书中游[快穿] 没出息的豪门女配[重生] 日暮倚修竹 一座城,在等你
最近更新 你是我不能说的秘密 慢穿之璀璨人生 世界第一甜:老公,超宠哒 穿成知青女配 穿书后我成了小拖油瓶 七十年代金凤凰 战少,一宠到底! 先婚后爱:总裁盛宠小萌妻 小妻吻上瘾 天才萌宝妈咪要逃婚 万花筒 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余生有你,甜又暖 豪门盛婚:冷酷蜜宠 快穿之当绿茶成了恶毒女配 总裁爹地超给力1:天才萌宝 福运甜妻有空间 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 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
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 姜之鱼 - 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txt下载 - 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最新章节 - 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