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

姜之鱼

首页 >> 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 >> 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总裁大人超给力 穿成大佬的娇软美人 伪装学渣 深深 于他掌中娇纵 独家宠婚:景少,帅炸天 我有美颜盛世[快穿] 田园空间:盛世暖婚有点甜 豪门天价宠:最强少奶奶
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 姜之鱼 - 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全文阅读 - 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txt下载 - 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[]

060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下课后,时戚依旧站在讲台上。

有单身的女生终于忍不住了,毕竟学校里好不容易碰上这么个帅气的学长,还是代课老师,有机会不用就是浪费。

反正问一下也不会少块肉,万一能追到,和学校里大多平凡的人一比,岂不是美滋滋。

她们纷纷从后面跑上讲台询问,一骨碌地将讲台围得水泄不通,都看不见里面的样子。

李娇最为激动。

和这个学长一对比,以前追她的人仿佛都矮上好多,能来代课肯定是成绩优异,得教授欣赏的。

无疑是个优质对象。

宁檬坐在自己位置上,偷偷盯着她们。

她暗地里琢磨着自己之前是不是哪里忘了什么,还是自己不小心被发现了。

应该不太可能啊,以前宁宁都没被发现,怎么可能现在孟柠被发现……应该是记忆没看完全。

要么就是孟柠自己都忘了这回事。

“老师你会代课多长时间呀,王教授是不是不带我们这节课了,这样的话方便留个微信吗?”

“……老师这个地方我上课没听懂,能不能请你重新解释一下,拜托了老师。”

“……老师你叫什么名字?有微信吗?也许以后有问题会麻烦你的,能不能加个微信……”

宁檬支着耳朵偷听李娇的问题。

下一刻,她就听到时戚冷冷的声音:“没有,不能。”

他原本身上就因为经常和鬼物打交道,鬼都害怕,别提人了,几个女生都下意识地哆嗦一下。

随后,悻悻地回了座位。

但这才反应过来他刚刚说的话,什么没有,刚刚还在和孟柠说呢,怎么到她们就没了。

又是一道道眼刀子飞向第一排。

讲台边上一下子空起来,宁檬还在盯着看,正好对上时戚看过来的目光,尴尬一笑。

偷窥被抓包了……

宁檬低下头,默默地和吊死鬼对视。

吊死鬼抓着书,蹲在她桌前,似乎是察觉她能见到自己,终于问出声:“你能看到我?”

宁檬摇摇头。

下一秒她就被自己蠢到了,这不是直接证明她可以看到还可以听到他讲话么?

果然,吊死鬼十分感兴趣。

观察了片刻,他伸出一只手。

宁檬一直盯着他的动作,看到这迅速地往旁边的座位一靠,就看到他把舌头塞进了嘴里。

恢复原样的他长得很普通,如果不是之前见到,还有身上的淡淡黑气,恐怕她就会把他当做学生了。

吊死鬼咧开嘴,威胁道:“下节课不许举手,不许回答问题,不然……我就吃了你!”

老师应该叫的是他才对。

他回答对了,就有分数,有分数,就有成绩。

宁檬:“……”

真的是很有毅力了,还不忘威胁她。

她微不可见地点点头,心里想的却是当然时戚不喊她,她是打死也不会举手的。

吊死鬼很满意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——讲台一边。

传说中的学霸位置。

宁檬摸出手机,默默地存上了时戚的电话号码。

又想了想,万一手机被偷了,可能还会被别人发现,还是改个其他的名好。

于是她默默地输入“大孙子”三个字。

这样应该谁也发现不了,宁檬十分满意地退出了通讯录,登陆微信。

她在宁宁身体里的时候,那部手机后来加了时戚和可可的微信,因为是唯二熟悉的两个人。

不知道可可现在怎么样了。

宁檬叹了口气,搜到了时戚的微信,昵称是单调的“17”数字,头像更是一片空白。

很符合他的性格。

不过17是怎么冒出来的?

她还记得老太太以前心里认为的十七呢,难道时戚自己也发现了他名字和十七是同音的?

宁檬没多想,只是不敢加,还是点了退出。

她又搜索了邱可可的微信,昵称就很熟悉的可可二字,而令她吃惊的是,头像是她和可可的合照。

当初合照过一张,也是仅有的一张。

宁檬没想到邱可可会把这张照片作为头像,可是她现在完全没身份去和她相识。

不如就这么算了,让她以为宁宁已经去世好了。

第二节课就正常许多了。

时戚既没喊人回答问题,也没和学生交流,只是默默上他的课,就像一个普通的老师一样。

吊死鬼虽然崇拜,但也很难受。

怎么可以不提问呢,他都准备好了,上一节课被一个小丫头抢了,现在自己还这么惨。

宁檬乖乖地听了大半节课。

直到距离下课还有十几分钟的时候又被喊了起来。

她下意识地往讲台边上看,果不其然那只吊死鬼已经恨恨地拽出了舌头,恶狠狠地盯着她。

委屈巴巴,她也不想被喊。

时戚说:“孟同学,上节课的答案想到了吗?”

他站在那,原来教授觉得高的讲台对他而言十分矮,都不能挡住他的腿,笔直修长,身姿清瘦,如同高岭之花。

灯光倾泄,在侧脸的弧度上晕出浅浅的光,性感的喉结微微滑动,即使是穿着白衬衫,也是格外明显。

宁檬又一次感慨,长的真好看。

时戚又叫了声:“孟柠。”

宁檬赶紧回过神,把乱七八糟的想法压下,声音小小的,有点弱:“……老师我不会。”

她的样子就像是被罚了的小学生。

她微微低着头,有点慌乱,这比高中紧张多了,她还是在第一排,后面全是准备看她笑话的人。

时戚脸上没什么情绪,淡淡地说:“那就下课后去办公室一次。”

听到这句话,宁檬猛地抬头,“……这就算了吧……”

下课后都点了,去办公室一次,再回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,指不定半夜还会看见不该看的东西。

她可不想见鬼。

时戚被她的反应弄得想起了什么,唇角下意识地上扬,弧度微小,并不被人察觉。

他强硬道:“必须。”

宁檬:“……”

她又坐下了,那只吊死鬼又蹲在了课桌前盯着她,“我之前说的你是不是当做耳边风了?”

他好生气。

宁檬还没回答,就看到他一抖,黑气散了点,瞬间缩回了一开始她见到他的角落里。

他默默地捧着书,心里泪流满面。

刚才好害怕。

他就只是说了那么一句话,就差点被赶走了……以后再也不理这个女生了。

宁檬觉得莫名其妙,又低头看书。

身后的女生捣了捣她的后背,她往前坐了点,没想到女生又用笔戳了一下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

而且,这边还把声音压得小小的,“孟柠,你是不是有代课老师的联系方式?”

被连续捣了几下,宁檬回头瞪她:“没有。”

她知道这个女生,叫苏慧慧,和周围的关系都挺好,也最为愤世嫉俗。

苏慧慧也瞪过去,又戳她,“你肯定有,你是不是和老师认识的,孟柠做人不能这样,你不是喜欢顾南茜吗?不是个同性恋吗?”

趁着讲台上的时戚转身了,宁檬回头问:“我只是以前喜欢她而已,又没做什么,你们为什么这么讨厌我?”

她真的很好奇,顾南茜到底和她们说了什么,能影响到整个系这么厉害的。

苏慧慧狐疑地盯着她,似乎在考虑情况。

过了会儿,她和旁边的女生十分默契地对视一眼,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兴奋。

她压抑住这情绪,小声地询问:“我们跟你说,你会把联系方式给我们吗?”

宁檬很想说孟柠没有的。

不过为了得到真相,她还是决定撒谎……这两个人嘲讽她这么久,就骗一次也没事把……

她在她们的目光中点点头。

“那你坐好,背贴椅子就行了,我跟你说,你别叫啊,反正这些事你自己也清楚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苏慧慧叮嘱着,“你都做了怎么还问我?”

问是问,她随后还是小声地说起来。

这一说就是将近十分钟。

宁檬久久才从她们的话里回过神来,眼里是不敢置信,下意识地看了眼坐在另一侧边的顾南茜。

顾南茜正在听课做笔记,非常认真。

然后记好后会把书推给旁边的人,让她抄上,顺便附赠一个温柔清浅的笑容。

对上她的目光,顾南茜先是怔愣,而后微微一笑。

和往常的样子并无区别。

宁檬收回实现,深吸一口气。

听完苏慧慧的话,她更觉得孟柠死的真是太冤了,顾南茜完全就是将她往死里整,压根就没想到孟柠对她的照顾。

平时的一番好心全喂了狗。

孟柠对她这么好,兼职看她身体不好还会帮她做任务,就算是同性恋,也没干扰她,要远离还是她自己要求还是做朋友的,顾南茜怎么下得了手。

苏慧慧见她走神,又推了一下,不满地说:“喂,孟柠,我可和你说了啊,赶紧把联系方式给我。”

只要得到了联系方式,她相信自己有把握追到这位高冷的代课老师,想想就觉得美好。

她摊开书本第一页,推过去,兴致勃勃地盯着她。

宁檬默默地说:“对不起,我也没有。”

说完,她就瞬间移了个座位,远离她。

苏慧慧愣愣地看着她,不可置信,半晌反应过来肺都要气炸了,就要蹿起来去拽她。

下一刻,讲台上传来清清冷冷的声音:“第二排的女生,不要做小动作。”

苏慧慧:“……”

她看出来了,这么偏心!

这个代课老师和孟柠肯定有猫腻!

一节课的时间。

时戚偶尔忍不住目光落在她身上,又很快移开,会让她们看书,不想说话。

他将唇抿成一条线,眼睑下垂。

这么多年来,他似乎摸清了一点套路,每次去世后,总会附身在新的人身上。

这时候又会装作不认识他。

如果他今晚不喊她,估计她就直接就这么上课,也不会想着去找他,或者解释一下。

时光飞逝,上一次他能看到模糊的五官,这次清晰许多,但直视太久就会恢复朦胧。

只有当他偶尔转过去的时候才能看到那一张清秀的脸,和高中时的宁宁很像。

小片光洁的额头,白皙光滑,灯下似乎映着光,小巧的琼鼻挺而立,睫毛轻轻颤动。

从他现在这个角度看过去,她的脑袋低垂着,露出一节白皙光滑的后颈,莹莹发亮。

小巧的鼻子稍稍皱着,眼睫微微颤动。

年轻,却并不稚嫩,又像是染着不谙世事。

和她平时的行为方式似乎很相像,不管什么总想的很简单,没有坏心思,玲珑剔透。

今晚一进教室他就看到那张脸,那道身影附在孟柠的身体上,那一瞬间的欣喜若狂,几乎难以形容。

可是一想到以前……

时戚目光微凉,眼里染上烦躁。

铃声一响,他就直接出了教室。

他一走,原本安安分分的人就忍不住了,尤以她身后的那两位女生最为厉害,收拾书的时候声音也是很大。

“有些人可别自己是同性恋,就乱招惹人,整天想着歪心思,如果被我知道了,我一定告诉那个人。”

“欢欢你说的真对,要是隐瞒,那和同妻也没什么区别了,这可是又恶心又恶毒了。”

两个人一唱一和地,还偷偷看前面的反应,等看到宁檬坐那发呆的时候,气炸了。

宁檬当然听到了她们的话,只想翻白眼,这是两个人就演完了一场戏,戏真多。

教室里的人一一散了。

这节课下课已经是八点多了,外面天已经黑透。

她收拾好书,又看了眼愤恨地盯着自己的吊死鬼,心想他肯定是还在为刚才时戚喊她回答问题的事情生气。

好学生一般都是乐于自己回答问题的。

这个吊死鬼死后留在学校内只为了读书,肯定是对学习十分热爱的,看到她发呆,估计就更气了。

她怕又被威胁,赶紧离开教室。

晚上有课的教室不多,只有上自习的,走廊很安静。

“……孟柠,你需要我帮忙吗?”顾南茜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,“我看你上课没精神,是不是昨晚没有休息好?”

宁檬默不作声地往前走。

间隙顾南茜已经到了她身边,言辞切切地要和她一起回去,说是怕担心她一个人。

宁檬对此只想笑。

就她那身体,别到时候还要她出手才好,也是傻子一样的,脑回路不知道想啥。

看孟柠一直不理会自己,顾南茜有些气,目光忽地从她手上的手机上掠过,眼里闪过不经意的光。

她小声地问:“孟柠,你怎么有代课老师的联系方式?你可千万不能因为成绩做出什么后悔的事,如果有不会的可以问我呀。”

宁檬站直了,她这句话说的意思可大了。

这要是被别人听到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为了成绩和老师怎么样呢,她倒是没想到顾南茜居然会这么想。

这样一想,暗地里抹黑孟柠名声的人,顾南茜基本没跑了,毕竟她和孟柠当初关系最好,她无意中那么随便说一下,肯定信的人一大堆。

看今天教室里的人就知道了。

不过现在,宁檬突然笑了笑,反问:“我记得,上学期末你成绩……好像是倒数第五?”

孟柠的成绩在那,还需要问她?

顾南茜不可置信地看向她,“孟柠,是个人都有不会的题目,你别为了面子不承认,我不会嫌弃的。”

宁檬忍不住开口:“……我嫌弃你。”

果不其然,下一刻脑海就疼痛起来。

不过这次只是一眨眼的事情,她脸色白了一下,决定以后说话不这么直接。

她感觉到那残念的影响没那么严重了,等消失的时候,她一定要怼死顾南茜!

宁檬恨恨地想着。

顾南茜不敢相信,仿佛受了重大打击一样,不过是几秒的时间,眼睛一亮就蓄了一层水雾。

“孟柠,原来你是这么想我的吗?你之前……”她欲言又止,“……你之前不是说喜欢我吗?我虽然不能给你回应,但是我不会讨厌你的,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。”

宁檬:“……”

一点都不喜欢,孟柠是瞎了眼。

身后猛地有声音窜出来:“孟柠你不要太过分,趁着人少的时候欺负南茜,你这么恶心,南茜还不介意,和你做朋友,你居然还这么对她?”

是上次那个男生。

宁檬决定怼他,反正又没事:“我又没让她和我做朋友,我现在想孤独终老可不可以?”

她瞥着正在一旁看着这里的顾南茜,凉凉地开口:“我又没求着她和我做朋友。”

每次都是最好的朋友,她都听烦了。

男生露出鄙视的表情:“你自己说的,可别忘了。”

他转向顾南茜,语气温柔:“南茜,你别搭理这个神经质了,她不怀好意,现在还这么也诋毁你,我知道你好就行,你这么柔弱,不要被坏人伤了身体。”

宁檬默默地翻白眼。

顾南茜突然伸手拉住她的胳膊,声音柔柔的:“孟柠,你别生气,我只是想和你像以前一样的,我不会有异样的眼光的。”

宁檬还没动手,已经横过来一只手,将她拉到了一边,瞬间脱离了将她夹着的两个人。

“孟同学。”

时戚扣住她的手腕,垂眸看她,走廊微弱的光下,眼睛碧绿幽深,“你想到答案了么?”

宁檬看了眼那边愣住的两人,赶紧点头,“老师,我想到了,我们边有边说吧!”

反正离开这是正事。

大不了待会被骂一顿就是。

顾南茜突然出声:“老师,您不是早就离开教室了吗……怎么现在还在这里……”

她又惊讶地捂着嘴:“……老师您怎么认识孟柠的,我都没听她提起过……”

顾南茜早就想问了,上课的时候就忍不住了。

一个从没见过的新老师,居然代课的第一节课,在提问的时候就准确地喊出了孟柠的名字。

而且那句话……似乎早有联系。

她和孟柠认识快半年,这件事居然一句话都没听孟柠提过,肯定是被她故意隐瞒了。

顾南茜的声音温温柔柔的,给人春风拂过的感觉,若是平常人被这么问,恐怕一点也不会反感。

可时戚不同。

他目光都没留给那边,看着发呆的宁檬:“放学要早点回宿舍,否则会看到可怕的东西。”

宁檬:“……”他故意吓人。

她丝毫没有意识到有什么问题,一心想着时戚现在都开始学会用这个吓人了。

就像那些大人哄家里的小孩别乱跑一样,就说哪里哪里有吃人的怪物和鬼……

看自己的问题没得到回答,顾南茜咬着唇,小声地说:“老师,现在这么晚了,孟柠是女生,不好……”

宁檬都没想到她会说这话,眼睛微微睁大。

时戚眼底划过一丝不耐烦,神色微冷:“思想龌龊。”

宁檬又刷地转头。

怼得好!

不过小说的男主怼起女主……严格来说,她现在是孟柠,还是时戚的情敌呢。

不过顾南茜实在不适合时戚,还是算了。

要是顾南茜真和时戚在一起,她会疯的,时戚这棵草可不能插在一坨粑粑上。

她拽了拽时戚的衣袖,小声地说:“快走吧,不然待会被缠上就走不了了。”

这样的动作时戚可谓是熟之又熟。

当年高中的时候,宁宁最喜欢这么做,不是拽着他衣袖,就是衣角,尤其是害怕的时候。

他一直都记得。

时戚从恍然中回神,语气沉了沉:“嗯。”

一直没说话的男生忍不住了,出声反驳:“虽然你是老师,说话也不能这么难听吧?”

顾南茜脸色发白,却依旧摇摇头,对男生说:“你误会了,老师一定是误会了我的意思,我说话没有考虑好,让他生气了,是我的错。”

男生含情脉脉地看着她,“南茜你就是心地太善良了,现在的老师人模狗样的很多,我看这个代课老师就不怎么样,高傲得看不起人。”

顾南茜摇头,露出小小的微笑,“你不要说了,我相信老师他不会是这样的人,老师他一定都把话藏在心里,我们要学会理解。”

她转头去看,柔柔地说:“老师我知道你误会了,我只是担心孟柠……”

这一下,两个人都愣住了。

因为旁边压根就没人了。

宁檬和时戚早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离开了原地。

他们直接被无视了。

顾南茜又想到那个人说的“思想龌龊”那个词,脸色不太好看。

依旧那么弱。

以及……

终于看到她的样子了。

——《时戚偷偷藏起来的小日记本》。

喜欢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请大家收藏:(m.xiaoshuo9.com)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第九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海贼之王者黑龙 夫人,你马甲又掉了! 沙雕攻他重生了 我竟不是人 民国:无法替代 每天都在垂涎男主 纵天神帝 九龙拉棺 汉侯 快穿之拯救黑化boss男主 花颜策 南宋第一卧底 万古大帝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惊天剑帝 都市绝品仙医 不准跟我说话! 无限时空副本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圣父白切黑[快穿]
经典收藏 日暮倚修竹 不准影响我学习! 蜜糖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 和甜文男主谈恋爱[快穿] [快穿]女配逆袭计划 回档1988 Hello,男神大人 重生之超能系统 你多哄着我 甜妻来袭:BOSS,别闹! 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妖艳贱货 有钱人终成眷属 重生豪门:预言女王,拽翻天 住在男神隔壁[穿书]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闪婚厚爱:墨少宠妻成瘾 我有五个大佬爸爸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 影后的死对头全破产了
最近更新 穿成八零异能女 全后宫出道 重生年代:恶毒婆婆不恶毒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梦里什么都有 全球示爱少夫人 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 重生娱乐圈女皇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 我是女炮灰[快穿] 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 恰似寒光遇骄阳 大佬横行娱乐圈 好男人培养系统[快穿] 慢穿之璀璨人生 陆爷的小祖宗又撩又飒 惹火甜妻:总裁大人,别傲娇 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爱你不是两三天
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 姜之鱼 - 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txt下载 - 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最新章节 - 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[穿书]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